當前位置:首頁>宣傳教育>以案警示

警鐘 | 依托藥品采購的生財之路何以隱藏多年

發布時間:2020-12-10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李文峰

  杭州市桐廬縣衛生健康局原黨委書記、局長蔡忠明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桐廬縣第一人民醫院原藥劑科工作人員王曉俊以受賄罪、非法獲取計算機信息系統數據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四年;桐廬縣第二人民醫院原藥劑科主管藥師王麗娟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六個月……

  去年以來,杭州市桐廬縣醫療系統接連多人因職務犯罪被追究刑事責任,除5人因受賄被判刑外,4人受到降級、撤職等政務處分,11人受到警示約談、責令檢查等問責處理。

  從衛健局到各大醫院再到鄉鎮衛生院,依托藥品采購的生財之路是如何形成的?這樣一起牽涉甚廣的系統性窩串案又為何能夠隱藏多年?

  靠山吃山:從不敢想到試試看到大膽干

  翻看這起醫療腐敗窩串案的案卷,可以發現涉案人員中藥劑科工作人員占據較大比重。

  “藥品采購等崗位出現小人物大貪腐,很多情況下是因為擁有自由裁量權。”杭州市婦產科醫院紀委書記宋醒解釋,“醫院引進新藥需要遵循‘臨床科室按需申請——藥事管理委員會論證決定——藥劑科按計劃采購’流程,而實際操作中,部分醫院因制度執行不嚴,導致藥劑科在新藥引進中有較大話語權,容易成為藥商圍獵對象。”

  據涉案的桐廬縣第三人民醫院原藥劑科主任潘彩亞交代,藥品銷售代表通常按藥品種類計算回扣金額,以用于治療高血壓的馬來酸左旋氨氯地平分散片為例,僅此一種藥品,潘彩亞就從藥商處收受回扣36萬余元。

  為幫助藥品銷售人員完成銷售額,有的藥房還會過量采購藥品。在桐廬縣第一人民醫院原藥劑科工作人員王曉俊看來,這是一樁雙贏的買賣:“一個季度他完成不了任務,就需要壓一部分貨進來,我幫他,他有好處,我也有好處。”

  此類交易不僅容易造成藥品引進脫離診療需要,一定程度上影響臨床的準確用藥,而且成為多開藥的背后推手,影響了醫院公信力。

  作為公職人員從事藥品銷售、收受藥品回扣涉嫌違紀違法,王曉俊等人并非不清楚。據桐廬縣中醫院信息維修組原組長雷鄭輝回憶,最初王曉俊找他談合作時,他心存顧慮,一口回絕,但看到其他人收受回扣卻從未受到處罰,他逐漸用“說明這個錢是可以賺的”說服了自己,最終走上了以權謀私的道路。

  擴大同盟:涉案人員遍及全縣醫療系統

  藥品采購員與藥商的交易原本只在個人之間存在,為禍只在一方。從個案演變成窩案,王曉俊是一個繞不開的人物。

  王曉俊如何以一己之力滲透全縣多個醫院?這里就要提到他斂財的一個重要工具:“統方”數據。醫療行業內將醫院處方用藥數據稱為統方,即一段時間內每種藥品開出的具體數量。

  “統方數據本身并不值錢,它只有跟特定的人聯系在一起才有價值。”桐廬縣紀委監委第二紀檢監察室副主任夏烈城介紹,在藥商那里,統方被叫作“臨床維護費”,為了計算給醫生回扣的金額,藥商需要獲得每種藥的開方數量,而藥劑科、信息科,就是離這些數據最近的地方。

  發現這一商機后,王曉俊找到相熟的桐廬縣第一人民醫院信息科工作人員蒲某某,蒲某某負責提供數據,王曉俊按照每種藥每月200元的價格向藥商收款,所得好處兩人均分。

  一心想把生意做大做強的王曉俊,僅僅一家醫院已經無法滿足他的胃口,在桐廬縣中醫院、縣第二人民醫院等縣內主要醫院,王曉俊開始尋找和選擇“合伙人”。

  通過妻子的同學關系,王曉俊找到了桐廬縣中醫院信息維修組原組長雷鄭輝,據后者供述,剛開始的時候,需要統方的只有4、5個藥品,慢慢地,藥品數量多了起來,到2018年他一個月最多能拿到2萬多元。每個月底,王曉俊會開車到雷鄭輝家小區門口,把現金交到他手里。

  為了打通桐廬縣第二人民醫院的生意渠道,王曉俊與藥商潘某某合作,由潘某某聯系到了第二人民醫院原藥劑科主管藥師王麗娟,恰逢王麗娟購房購車,家庭經濟壓力較大,所以同意幫忙統計醫院統方數據以獲取報酬。

  對鄉鎮規模較小的衛生院,王曉俊也沒有放過。通過桐廬縣衛健局信息科干部李某某,衛生院、診所的統方數據也被他收入囊中。由于開藥數量較少,王曉俊將抽成打折,以每種藥每月100元的價格向藥商收取好處費。

  此時的王曉俊已經無心顧及主業,他四處尋找門路,希望調換到清閑崗位,以“專心賺錢”。2018年初,王曉俊走進了縣衛健局原黨委書記、局長蔡忠明的辦公室,遞上了1萬元購物卡。不久之后,他覺得蔡忠明似乎對自己印象不夠深刻,于是通過朋友邀請蔡忠明一起吃飯,又送上5萬元的購物卡,蔡忠明悉數收入囊中。

  縣衛健局一把手不僅不抵制不正之風,還帶頭收受禮金禮卡,醫院藥劑科信息科暗中售賣統方數據,醫生采購員吃銷售回扣成為潛規則……從上到下,桐廬縣衛健系統政治生態受到了極大破壞。

  一網盡掃:利益關系再緊密也不牢靠

  2019年3月開始,桐廬縣紀委監委先后對衛健系統多名工作人員進行立案審查調查。聽到風聲的王曉俊馬上著手銷毀證據,同潘某某等藥商訂立攻守同盟,并將載有統方數據的U盤、硬盤扔入富春江。

  聽說縣紀委監委已對與自己相熟的一名藥商采取措施,王曉俊心中預感不妙,倉皇出逃,輾轉蕭山、富陽多地,換乘4輛轎車,并隨身攜帶25部手機和一個裝滿了現金的行李箱。

  “本以為藥商和自己是同一根繩上的螞蚱,不會指認自己,卻沒想到最后都是一場空。”根據多名藥商的供述,桐廬縣紀委監委掌握了王曉俊、潘彩亞等醫務人員利用職權謀利的問題線索。

  關鍵人物王曉俊被留置后,衛健系統的貪腐全貌,逐漸浮出水面。經查,直至案發,王曉俊通過藥品回扣、統方好處費、禮金禮卡織就的生意網覆蓋了桐廬縣10余家公立醫院、衛生院,涵蓋藥品種類達數百種,涉案金額總計1200余萬元。

  自己種下的苦果只能自己嘗。在懺悔錄中,雷鄭輝寫道“最近腦海中經常會浮現出家人們以后的生活場景,兒子的同學指著兒子罵‘罪犯的兒子’;父母走在路上,別人在背后議論‘他兒子去坐牢了’。想到這些,淚流滿面。”在留置點,翻看著妻子專門疊成心形的家信,王曉俊數度哽咽:“不懂法律,做了違法犯罪的事,現在是罪有應得。”

  亂象背后:制度監管和廉政教育不到位

  剖析整個窩串案,說在嘴上、掛在墻上的重要崗位輪換制度不落實,為靠山吃山式腐敗開了綠燈。水流沙灘不到頭的廉政教育,導致涉案人員紀法意識嚴重缺失,走到今天這一步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是我縣查辦職務犯罪案件歷史上涉案金額最大、追繳贓款最多的案件。”桐廬縣紀委副書記、監委副主任方靜根分析,案件暴露了一些管理亂象:一是主體責任落實不力。管理松散,崗位廉政教育缺失。二是人事制度執行不到位。王曉俊在醫院工作20余年,幾乎從未輪崗、換崗。三是重點崗位監管不力。內部監督流于形式,外部監督形同虛設。

  痛定思痛后,桐廬縣衛健系統大力推進清廉醫院建設,開展紅包、回扣專項整治,截至目前,450余名醫務人員共退繳回扣745萬余元。為筑牢廉政防線,各醫院建立了醫藥代表接待制度。

  “以前偷偷摸摸找主任、找領導,心里盤算著到飯點了要不要吃個飯、拉拉關系啥的,現在得按規定去介紹產品,所以必須在產品上多下功夫,不然面對專家的提問,我都回答不了。”一名醫療器械商感慨道。

  目前,桐廬縣清廉醫院建設核心指標數據得到明顯改善,2020年前三季度桐廬縣4家縣級醫院藥占比同比下降4.31%,2019年全縣耗材支出下降了19.29個百分點,門急診均次費用下降5.01個百分點。


(^ω^)MG黑绵羊咩咩叫_最新版 舟山星空棋牌游戏大厅哪里下载 奔驰游戏官方网站 湖北十一选五预测 快乐十分开奖预测 69棋牌网站 广西麻将官网下载 手机麻将软件开发 02年湖人vs国王系列赛 手机重庆时时开奖视频 北京快3直播 百度 平特一肖极限公式 体彩七星彩开奖结果 广西麻将吧 银河棋牌娱乐中心 闲来麻将下载 幸运28在线预测